我收到這張屏風表演班──「莎姆雷特」的經典作品慈善演出通知,離公演只剩兩個星期,一直很想看的我當然不能放過這個機會,當下立刻決定上網購票,大家好熱情500元、1000元已售磬,只剩下最便宜的300元可買了,因為不想做2樓,只好選了1樓最邊邊的位置,星期六當晚有些小迷路,到場時已經7點半,想說完蛋遲到了,停車位應該超難找,剛好有位阿伯騎車離開,太lucky我正好停入。ㄧ進場鄉長還在舞台上講話好險好險,問題來了ㄟˊ找不到座位,東看西看就是沒我們號碼,服務員告知我們的找不到隨便找個位置坐吧!當下真讓我有點小不爽。

   嘟嘟好發現第三排
1樓的正中央有剩2個位置,會不會太巧呀!!我問男友要是有人來怎辦,他回答大不了坐走道,然後再要求退票哈哈,不過一直到結束都沒有人耶!超開心花300元卻陰錯陽差做到1000元的座位,視野超讚、演出超水準、長達2小時半的演出毫無冷場,讓我ㄧ整晚狂掉眼淚、臉頰笑得好酸好酸,心裡想說再不結束我就快受不了了,在中場休息時認真的讀了說明書,此劇的意涵原來好富哲理,在戲謔之餘表達出現代人無奈之處,如果再有公演非常推薦大家,去欣賞屏風表演班的歷年演出作品,事後散場才發現原來我們的座位早被規劃成殘障區,卻沒注意還賣票給了我,那時訂票我還覺得奇怪,怎麼1樓的邊邊還有300元座位,不過仍然覺得當晚運氣真好,一整個開心極了。


 


【劇情簡介】


由李修國領軍的業餘劇團「風屏劇團」,正在巡演莎士比亞四大悲劇之最《莎姆雷特》,身負重任的團長李修國,這回將導演棒子交給資深老團員樊耀光,更邀請到老牌紅星郭乾子、劇場明星薛正志;搭配黃千嘉、鐘凌欣、狄杰志、時修一、邱峰逸等劇場老將新秀。嶄新的演員陣容加上精緻的舞台包裝,讓李修國對演出充滿了信心與期待。


台北首演,在全體演職員萬眾ㄧ心的努力下,順利圓滿落幕,觀眾報以熱烈掌聲,全體起立鼓掌30分鐘。團長李修國感動得淚灑舞台。


然而當風屏劇團巡演台中,公演前一日的彩排,竟爆發一連串莫名奇妙的意外!眾人覬覦「莎姆雷特王子」ㄧ角,引發演員間勾心鬥角,原本飾演「莎姆雷特王子」的邱峰逸在演出前患了急性腸胃炎,郭乾子懷疑這是ㄧ樁遭人陷害的陰謀,更使得郭乾子與薛正志的對立心結正式浮出檯面!


ㄧ名獻花女子的出現,讓黃千嘉不甘被欺騙,與薛正志之間的戀情已在破碎的臨界;團長李修國與太太又珊間,婚姻關係亮起紅燈,修國在家庭與事業間焦頭爛額;在這一大片混亂之際,另ㄧ名要角狄杰志卻因為乾爹捲款潛逃所擔下的龐大債務瀕臨精神崩潰,無法參與演出!


當晚,台中演出只得臨時換角,全劇在演員互存心結、私下較勁的氣氛下開演,除了舞台上cue點失誤連連外,最後一場高潮戲,演員在舞台上藉機陷害、公報私仇,整場戲就在不當換角、頻頻落詞的即興演出下,有驚無險的結束了。


風屏劇團巡演至台南,團內人事糾紛更遽,演員大換角造成演出狀況不斷,演員們剪不斷理還亂的三角關係、恩怨情仇,讓《莎姆雷特》的演出岌岌可危!


心力交瘁的修國,深感莎士比亞原著在400多年前已經寫完現代人將會發生的故事。風屏團員發生的人事糾紛、排擠流言、欺蠻奪權,再再呈現人性中懦弱、妒忌、猜疑、陰謀與報復的可怕因子,竟與演出中的《莎姆雷特》不謀而合,台上的情節只是台下真實人生的寫照!身懷復仇命運的莎姆雷特,如同鬼魅般驅使著風屏劇團一一走向復仇之路。


最後一站高雄演出前,一位匿名戲迷來信糾正下,編劇筆誤所致的《莎姆雷特》,終於正式更名為《哈姆雷特》。全體演員在團長修國的激勵下,決定齊心齊力,彼此捐棄成見,誓言要讓這齣戲有ㄧ場圓滿演出。


高雄演出,終演場開始。不料無法預知的「意外」與「錯誤」接踵而至,從舞台技術到演員角色,整齣戲潰不成形,不斷失控,全體團員的夢想即將毀於一旦,這場「傾心盡力」卻「事與願違」的復仇演出,終於創造出心的砸鍋紀錄!但,「風屏劇團」全體演員仍堅持-We Shall Return



【演員介紹】

李國修、郭子乾、薛志正、樊耀光、黃嘉千、鍾欣凌、狄志杰、劉珊珊、
杜詩梅、邱逸峰、時一修、黃毓棠、黃浩詠、關愛、林哲旭、李胤碩、李日煒


 


 



    落淚的喜劇
《莎姆雷特》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四度編導/李國修


當你為《莎姆雷特》大笑時,也許你旁邊的人正想跟你借張面紙拭淚~


莎士比亞的偉大,因為他的創作早在四百年前已道盡了世人的悲苦喜樂,他所看見的,是生命的價值與深度,四百年的時間過去了,現今的我,仍要向他致上深深的敬意。


1992年,初次以莎士比亞的經典悲劇《哈姆雷特》做為創作的改編題材,寫下了屏風表演班第廿回作品《莎姆雷特》,這是屏風表演班的創作作品中唯一與莎士比亞作品有關的劇作;第一版的《莎姆雷特》,締造了屏風表演班情境喜劇的佳績,爾後於1995年與2000年發表的第二、三版,各個版本在結構與形式上皆做了一定程度的修改與調整,其中包括場次的搬動或角色性格的修正,容或其主情節結構相似,但我仍企圖呈現不同面貌的《莎姆雷特》,因為我始終認為,《莎姆雷特》可以更完美,而這一次,在所有參與人員的全力付出中,我們努力站上了這個位置。


第四版的《莎姆雷特》,我企圖將導演調度作一更完整的詮釋,如在第五場(S5-B)中,同時放入ABCD四個時空:


A.《莎》劇演員正在排練《哈姆雷特》第四幕第五場的片段,飾演奧菲利亞的團長夫人劉又珊上場排練發瘋錯亂的情境。


B.李修國看著眼前的妻子(奧菲利亞),失神回想起了數週前在台北首演《莎姆雷特》的前一天,兩人因為妻子委託其乾弟弟將他們的房子轉賣一事而引發爭吵,妻子的乾弟弟到劇場裡跟修國拿他的印鑑章要辦理過戶事宜,修國耐著性子要他到後台化妝間裡在他的書包裡拿。


C.一名慕名團內演員而一路追星的獻花女子突兀的出現在舞台上,獻花女子的出現,又將時空拉出了當時正在爭吵的回憶裡,獻花女子所代表的時空是沒有定論的,她代表了任一個除了當下時空以外的任何時空。


D.李修國與妻子的爭執方止,化妝助理娃娃提著李修國的書包交給了他,顯然是修國要娃娃將書包拿來給他的,當下,時空便又與正在前往後台找書包要取印鑑的乾弟弟事件切割開了。



      最後,時間轉回了正在排練第四幕第五場的狀態,修國回神要繼續排戲,才發現第四幕第五場早已經排完,所有錯亂的時空,只不過是團長李修國混雜思緒裡瞬間的切換,他跳躍的思考裡夾帶了太多過去與正在進行的記憶;真實的人生不也是如此,當你正在客廳看著電視或蹲坐在馬桶上時,腦海中浮現的畫面,卻未必與當下你正在做的事真有關聯,但它們不也都在你的思緒裡共存嗎?既然人的思想可以如此跳躍,在這以虛擬實的舞臺上肯定也行。


這一版的舞台呈現也有著相當程度的突破,與屏風合作第七年的舞台設計曾蘇銘,顛覆了前幾版的舞台概念,將“後設”的概念加入設計理念中,讓所有場景除了風屏劇團正式演出以外的空間,大膽的運用拼貼的方式呈現,規規矩矩的十六世紀富麗堂皇宮殿,在下戲後成為了亂拼亂湊的舞台景緻,而這些拼湊的場景卻都是有跡可尋地將《莎姆雷特》情結與角色錯置概念,完整的利用舞台美學呈現出來;除了錯置的場景錯誤百出導致的「崩毀」,也將會在第十場(S10)引爆,因為風屏劇團的舞台技術失控,一連串的舞台崩壞導致比武大廳的場景硬是變成了森林場景,除了喜劇效果的完美呈現外,精鍊的舞台技術也將在這一次的《莎姆雷特》中,更令人期待。


2006年的今天,第四度編導《莎姆雷特》,經過十四年的沉澱與累積,不論是文本情節的架構,角色深度的刻畫甚是舞台美學的合成,將會是《莎姆雷特》最為嚴謹而且完美的一版。喜劇的元素確實來自悲劇的困境,《哈姆雷特》的所有角色幾乎是悲劇人物的典型,而風屏劇團的團員,卻是現代人的縮影。台上,他們搬演著連劇名都搞錯的《莎姆雷特》,台下,他們卻為了人性的貪嗔痴愛而困頓迷惑,他們面臨著那麼多的困境與無奈,反映了真實人生的本來面貌。


創作《莎姆雷特》,我是流著淚寫下全劇中這三個字的;有人笑的時候就有人哭,當你為《莎姆雷特》開懷大笑時,也許你旁邊的人正想跟你借張面紙拭淚,請不要驚訝,因為在那一刻,他感受到了劇中人的悲傷與無奈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本文節錄自2006《莎姆雷特》狂潮版說明書



   下次作品
--《六義幫》喜歡的人可以上網去找屏風表演班或兩廳院售票網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吱吱 的頭像
吱吱

幸福來自自我的放下 而不是任何東西的獲得

吱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